首页 > 报料

河南浚县新镇镇长屯村红雨土地流转专业合作社 遭非法强拆!! ..

时间:2020-08-12 15:43:26 来源: 编辑:

现就红雨土地流转专业合作社被强拆的情况说明如下:

我叫方红雨,男,1974年1月14日出生,现年46岁,农村居民,住浚县新镇镇长屯村459号。于2011年9月创办了《浚县红雨土地流转专业合作社》本社推选方红雨同志为法人代表。

于2012年,我社通过流转形式取得33亩地(共6户)的土地经营权,建设了肉兔养殖场一个,占地3亩,建地下式温室4座,地上加温式温室一座都有棉被卷帘机,建了七座水泥柱竹杆春秋大棚,自打深水井一眼,置办了相关配套设施。由于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2012年10月,方红雨同志被中共鹤壁市委农村工作办公室等六部门联合授予“鹤壁市农村青年创业致富带头人”荣誉称号。

2018年7月,因郑济高铁的建设筑铺路施的施工噪音导致我肉兔养殖停产、停业,7月份已向浚县国土自然资源局递交了反映材料同时也向镇政府递交了材料。

为修建肉兔养殖场和温室大棚园区,我社先后投入资金200余万元,现因国家建设需要,我社同意并配合政府进行项目建设,但是,依法应对我社进行补偿。

通过和镇政府,国土自然资源局的协商,我认为贵政府征收我温室大棚有三个不合理方面,但主管单位没有给我明确答复,就让我认二十多万的被偿款。

1、因地界不明原因,错误的将我合作社的附着物登记为西皮村,并且有西皮村的公章和签字,而且大棚尺寸不符。

2、在8月6日我向国土自然资源局提交我的信息,公开申请书的答复是8月19日,回复我的是我县对涉及被征收地正在进行逐级申报审批。国土资源部正式批复文件未下达该土地征收并未实施,而贵政府就对我温室大棚进行两次强拆。

3、我社并没有和贵政府签补偿协议书,没有任何签字,并且没有任何公示文件。

2019年8月1日,浚县新镇人民政府就对我社温室大棚进行强拆带来了十几个人和新镇派出所的民警和大型钩机,由于是我社员上班时间,我社员并没有让镇政府强拆成功。

2019年8月2日,我社人员去新镇镇政府逯世飞书记谈此事,逯书记说:“此事已交给胡发强镇长处理,你们找他吧,我社人员商议,在镇政府已做不出表决的情况下,我社人员去了浚县信访局,说明了情况,为了不让社员和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再次因强拆发生冲突,也提出了我们的要求,要求有关单位对我社大棚园区及肉兔养殖场的整体评估,8月7日上午新镇镇人民政府副镇长胡法强及土地所所长薛义宏等带来20余人和两台大型挖掘机强制拆除我家温室大棚,我妻子正带着工人在棚内摘豆角。我妻子上前与其说理,副镇长胡发强指使四人抓住我妻子四肢,拖了十几米扔到一土坑内,导致我妻子当场昏迷,住新镇医院半个月未治愈,有冠心病、心肌缺血型,同时对我妻子本人人身精神受到了损害。在8月25日,在河南省精神病医院对我妻子王东凤本人出具的报告为:1、有重度抑郁症状;2、有中度焦虑症状。当时我园区上班工人十几个,后来村里的其它村民知道镇政府来强拆,纷纷前来表示抗议。为了稳定当时的现场,我打了110报警电话,尽量不发生冲突,这避免了现场群体爆乱现象的发生。

事后第二天我社人员再次向浚县信访局提出此事,并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我打过市长热线,去过浚县公安信访,去过浚县纪委,叫过媒体记者。镇政府胡发强知道此事后多次驱车和县领导去媒体记者办公室不让报道。

我儿子是在校大学生,也通过网上向信访局、纪委网举报,也给市长热线12345打过举报电话,现在社会也是网络缤纷的年代,政府来强拆时没有带任何手续,没有工作证就对老百姓的财产,利益不顾,这怎么不让老百姓心寒,这样的政府暴力事件能接受吗?通过现场视频不难看到违法现场所激起的舆论反应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法治已经在受伤、流血,违法强拆的做法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否则,我们容忍了居家被打砸的暴力,容忍了游街示众的屈辱,下一步我们又将容忍什么,又能容忍什么?一个在行其是的征收土地拆迁政策下走向撕裂的社会,又如何能保证取得社会的安定,团结,和谐呢?

通过第二次的强拆情况,镇长常玉华表态不让我继续上告,提出了协商拆迁。协商不成不再动我大棚区的一铣土。可是我们通过了几次协商,我向新镇镇政府,提出了五次问题,它们都没有给我正面的口头和书面的回答。五个问题分别是:

1、新镇镇人民政府是拆迁方吗?你们有这方面的批文和拆迁资质证明吗?

2、新镇镇人民政府贵单位是否能给浚县红雨土地流转专业合作社出具郑济高铁对园区的地上附着物作出补偿决定申请吗?

3、我妻子王东风现在的身体情况,也多次递交了赔偿请求书,但目前没有得到赔偿。贵政府对此事给我一个书面回答。

4、我要求贵政府应对我园区正式评估,至于评估要请专业具有评估资质的单位对我园区评估。

5、因我温室棚是半地下式温室大棚。我和土地所有人签的协议是合同终止土地复原,同时希望贵政府征收后能把土地复原。

但是我作为浚县红雨土地流转专业合作社的法人提出的五项问题,镇政府和县政府都没有给我书面回答,我曾经向浚县人民政府2020年1月6日通过邮寄方式向浚县人民政府,寄了作出被偿决定申请书,并没有得到书面回答,同月16日,我又向新镇镇人民政府邮寄了“作出补偿决定申请书”。在没有得到回复的情况下,3月21日又向新镇镇人民政府邮寄了“作出补偿决定申请书”在4月1日出具的“关于长屯村浚县红雨土地流转专业合作社补偿申请的回复”。此文并没有对我社提出的“作出补偿决定申请书”相符做出的解答问题回复,有附页,可供查阅。

可在4月3日早上五点,镇政府胡发强副镇长,土地所所长薛义宏就组织大批人员、大型钩机2台,推土机一台,六点多在大雾天在没有通知,没有任何批文,没有工作证,就开始偷拆了,有村民看到,七点多有村民向我打电话知道了。后来许多社员和村民都往温室大棚区园区方向去,在村口、路口都有数不清的不名身份的人员拦着路不让村民过。当我骑着自行车去往大菜园地的大路上有十来个人拦着我的去路,带着口罩,穿着便装,不名身份。问我去哪,我说去地转转,他说不让过。我说为什么,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什么都不说,三个人架着我,架了一百多米远,架到一警车说是传唤,他们都没有穿警服和工作证怎么能叫传唤,他们也没有传唤证,就这样就把我带到了新镇派出所,从早上7点半,到下午7点多才通知我村干部,李五彬,李秋彬,靳光安开车来接我,在派出所民警王文峰让我对此拆迁的过程的口述,并签了字,按了手印。

通过此事,我深刻的认识到,人民群众对基层干部领导的做法,一边倒的表示愤怒。这些与当代中国的发展格格不入,与现代文明社会的准则背道而驰的违法乱象,让人们难以相信,自己是生活在21世纪,生活在一个向现代化高歌猛进的国家,而在愤怒情绪背后,是一种恐惧,是人们害怕这样的命运降临在自己头上,现在正病毒带来的恐惧之外已经造成了新的恐惧,即个人的合法权利被侵蚀的恐惧,种种违法乱象也正在形成一种新的危险,即社会的共识被撕裂,法治的信仰被破坏的危险。在疫情没有结束正在防控疫情情况下,新镇镇政府就组织大批人员、公安、救护车不在工作时间,就对我蔬菜园区进行强拆,偷拆。这是不争的事实,它们利益在那,是谁给与它们权力,难到存在“法外之地”也存在什么“无法无天”吗?所激起的社会群体的对立情绪还容忽视。我也不想被迫成为投诉上访路上的“高速流浪者”。

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明确要求“依法科学、有序防控”习近平总书记更是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指出: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依法科学有序防控至关重要,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习近平书记还指出,疫情防控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各地区各部门采取举措,既要考虑本地区本领域防控需要,也要考虑对重点地区对全国防控的影响。

这是强有力的声音,当下必须让这样的声音穿透疫情造成的小荒乱与迷雾,凝聚求新的共识,落实到全国上下一条心,对各种侵害群众合法权益的做法叫停,纠偏,并及时补上法律的漏洞。我们相信,只有运行在法治的轨道上,征收拆迁工作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凝聚人心。

另外在2020年1月27日,鹤壁市公安局“关于严厉打击突发疫情期间违法犯罪行为的通告”中写到,为认真贯彻落实市委、市政府和省公安厅关于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相关工作部署,严厉打击疫情灾害期间出现的违法犯罪活动,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中第十一条通告中,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情期间,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共私有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违法犯罪活动,一律依法严厉打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 第57号)

为了支持、引导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规范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组织和行为,保护农民专业合作社及其成员的合法权益,促进农业和农村的经济发展,制定本法:

中文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

颁布时间          2006年10月31日

修订时间          2017年12月27日

时间施行          2018年7月1日

  第七条 国家保障农民专业合作社享有与其他市场主体平等的法律地位,国家保护农民专业合作社及其成员的合法权益,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

我殷切的希望,贵单位领导为我社所受到的不公平做法作出合理解决。

浚县红雨土地流转专业合作社

方红雨

联系电话:18839255966

2020年  4月  12日

来源:https://guardianshorts.com/article-1731-1.html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今日要闻
图片聚焦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