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料

菏泽市一项目违规自然资源局却证实是当地政府违法造成

时间:2020-08-12 15:43:22 来源: 编辑:

在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一个名为“龙田府邸”的房产开发项目,开发商随意拉长建设周期,囤积土地,至今超过约定竣工日近10年之久仍在建设过程中,牡丹区自然资源局既不按照法律、法规对其进行处罚,也不征收违约金,造成国家巨额罚款流失,无人过问的背后给权利寻租留下空间。对此,牡丹区自然资源局回复中称,该宗用地是“毛地”出让。而“毛地”是严重违规行为,究竟是不是“毛地”出让也疑问重重。

在菏泽市牡丹区大学路与牡丹路交汇处的“龙田府邸”项目,知情者称,“龙田府邸”房产开发项目是2007年12月31日,山东恒基舜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过挂牌出让的方式,获取该项目的用地使用权,面积为11.746500公顷,土地用途为中低价位、中小套型普通商品住房用地,约定交地时间为2007年12月31日,约定开工时间为2008年5月1日,约定竣工时间为2010年12月30日,这宗土地,山东恒基舜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支付土地出让金3876.350万元。

一个超期10年之久的房产开发项目,牡丹区自然资源局是如何批前把关,批后监管呢?为何不依法对该宗用地的开发单位进行处罚,其背后究竟有何问题?

山东恒基舜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牡丹区原国土资源局签订的合同约定,该宗土地的违约金为日千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国土资源局每延迟一日交地,就要承担日违约金风险,同时约定开发公司不按期开工一日或每超期竣工一日也要承担日违约金。至今“龙田府邸”项目的16号楼和17号楼仍然在建设过程中,16号楼刚开盘销售,17号楼还没有开始建设,为此,按照双方当初签订的合同,该公司应该支付给该局的违约金已经超过千万元。但是牡丹区自然资源局至今却没有处罚一分钱。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的“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但是,至今,牡丹区自然资源局相关负责人并没有被追究渎职责任。

对此,牡丹区自然资源局回复称:

按照合同约定,出让人应在2007年12月20日前将出让宗地交付给受让人,并达到“三通一平”规定的土地条件,受让人同意在2008年5月1日之前动工建设,2010年12月30日前完成项目施工建设并申请竣工验收。由于遭遇拆迁困难,直到2011年上半年才完成约二分之一的拆迁任务,时至今日尚未结束该宗土地上原有附着物的拆除工作。自2011年开始至2018年,该项目边拆迁边建设, 1、2、3、4、5、6、7、8、9、10、11、12、13、14、15、18、19、21号楼陆续完成竣工验收并交付使用;17号楼于2017年5月动工,2019年10月20日竣工,2019年12月9日通过竣工验收备案;16号楼已动工建设接近封顶,于2019年9月29日取得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因没有完成拆迁,影响到最后一座建筑(20号楼,为配建幼儿园)尚未动工建设。

我局经过调查核实,认定造成牡丹区龙田府邸房地产开发项目动工建设晚、竣工验收迟的客观原因,就是由于地方政府负责组织实施的拆迁工作困难,土地出让方和受让方均无能为力。

按照以上牡丹区自然资源局所回复,该项目之所以超期建设,是当地政府“毛地”出让行为所致。而2007年9月,国土资源部等中央三部门印发《国土资源部关于认真贯彻〈国务院关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的若干意见〉进一步加强土地供应调控的通知》(国土资发〔2007〕236号),第一次明确要求“净地”出让。而不管是国务院《关于促进节约集约用地的通知》,还是国土资源部《闲置土地处置办法》,均规定的是土地出让前达到“净地”条件,禁止“毛地”出让。

因为,“毛地出让”的开发项目极易出现开发周期过长,安置不及时等引发的一系列社会稳定问题,使得土地使用权中标人和政府相关部门都焦头烂额,面临着原房屋所有权人和土地使用权人提起裁决、诉讼和政府拆迁进度要求的双重压力,致拆迁时间的延长。

但是,在“龙田府邸”开发项目中,牡丹区自然资源局回复中以当地政府“毛地”出让,为开发商拉长开发周期,违法不处罚进行“背书”,认为开发商的违法行为是牡丹区政府的违法造成的,并为开发商开脱。

牡丹区政府为何要违法拆迁,牡丹区自然资源局为何为开发商违法开脱?这背后有何利益纠葛?

 

 

来源:综合​​​​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今日要闻
图片聚焦
点击排行